第505章 遥不可及

白小姐一码: 阿滨李般若 作者: 阿镐 更新时间:2019-09-26 06:38:39 字数:3167 阅读进度:505/505

天才本站地址s

“而郭家,也绝对没有你所想象的那般强大。”她风轻云淡的说着,然后就这样消失于郭奇虎的视线之中,而留下的这一句,却对于郭奇虎来说,格外的深刻。

似乎这看似坚不可摧的郭家,因为这个女子,发生了一丝很微妙的变化,郭奇虎能够感觉的出来。

新一辈的郭青子也好,郭青竹也好,乃至自己的儿子郭青海,全站在不相同的立场,很难想象,该怎么把这郭家崭新的一代拧成一根绳子,郭奇虎有几分怅然,不由为郭家的往后感到担忧。

不去想这些长远的,他推门而入,看着坐在书桌前脸上有几分颓然的郭红牛,他大体能够猜到刚刚谈话的内容并不乐观,如果郭银铃可以这般轻易的改变,就不会这三年不归了。

“问到没有”郭奇虎说道,不过通过此刻郭红牛的表情,他大体已经猜出了答案。

“似乎连她,都不知道那个击败许华升的年轻人到底是谁。”郭红牛一脸纳闷的说着,想着这些年郭家到底招惹了多少人,又有那一方势力能够拿出这个手笔,一个可以击败许华升的年轻人,即便是郭红牛都有些惊叹于其潜力。

这也是郭红牛最过担忧的,郭家往后,绝对不能留下这般后患,即便是现在只有一泡屎,也要彻底浇灭。

他活到这个年纪,还牢牢坐在这个位置,并不是郭红牛到底有多么贪图所谓的权力,他早已经看破这些形形色色的红尘,甚至没有了大多欲望,但为什么还要夜夜难以入眠,无疑是为了这偌大的郭家,他即便是累死在这个书房,也要为郭家的往后铺一条畅通无阻的大道。

这便是郭红牛的觉悟,也是他认为郭银铃绝对无法理解的,他为这个郭家所付出的执念,要比那个小丫头片子的偏执,强大的太多太多。

郭奇虎听着,表情也渐渐玩味起来,不由说道“不会是许华升在造势”

郭红牛摇了摇头,直接制止了郭奇虎这个想法,然后说道“许华升对于郭家的忠诚不需要怀疑,而且就算是他就算是藏着棋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露出来,这未免有些太过打草惊蛇了点。”

郭奇虎听着,也觉得自己刚刚想法有几分不妥,表情凝重的说道“老爷子,这事还没有告诉李家”

郭红牛摸着下巴说道“这事,还是最好我们知道的好,毕竟对方奔着的人,是郭银铃,而且在我们没有摸清在暗中的敌人到底是谁之前,最好彻底封锁这个消息,许华升那边你通知一下,以免他说漏了嘴。”

郭奇虎默默记下,虽然他常常感觉郭红牛在这种事上太过小心翼翼了点,但是还是完全服从郭红牛的安排,不过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郭红牛的决策,决定着这偌大郭家的走向,小心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虽然这也绝对不算是什么好事。

“还有,你通知一下李家,银铃已经到了京城,婚礼越快进行越好,以免夜长梦多,这个丫头,就让李太爷去头疼吧。”郭红牛说着,与其说他并没有因为郭银铃愤怒,不如说在他心中,早已经放下了跟郭银铃那点情分。

“就这么急她才刚刚”郭奇虎难得的多说了一句。

郭红牛瞪了一眼郭奇虎说道“难得上一次还没有长教训这一次要把婚礼办的轰轰烈烈,最好让整个京城都知道,多多少少还能挽回一丝当年丢失的面子。”

郭奇虎虽然脸上还有几分纠结,但最终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沉默着点了点头,也许是他早已经深切的了解了那么一句,夜长梦多。

“把所有都召回来,包括老五。”郭红牛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脸说着,看来是因为刚刚跟郭银铃的谈话,让他心情低沉到了极点。

“他会回来”郭奇虎有些担心的说着。

“不回来就给我绑回来,还反了他不成,要分家”郭红牛一脸不快的说着。

郭奇虎一脸的苦笑,但还是点了点头,又是一件事。

“你去忙吧,如果忙不过来,让长生也跑跑,别整天在那里写写画画,是要准备出家不成”郭红牛说着,似乎提起自己这五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听到这么一句,郭奇虎笑了,说道“他那性子你还不明白要是让他办点正事,怕是会拖到你没有脾气。”

郭红牛听着郭奇虎这贴切的比喻,一脸无奈的说道“除了你跟麒麟,没有一个真让我省心,往下的孩子,除了青龙以外,一个个都是混世魔王,我都怕把天给捅破,你让我怎么放心入土为安。”

郭奇虎听着,表情也慢慢凝重起来,这也是他现在最过担心的,因为如果有那么一天,郭红牛真撒手而去,这偌大的郭家,到底有谁能挑起这大梁

世家,便是一个巨大的继承工程,从诞生的那一刻所有人就在想着,该如何把手中紧紧攥着的东西,交给下一代,但奈何这天底下,并没有这种事情,只有一代比一代的没落,很少见到一代比一代的强盛。

“老爷子,所以你还是多活几年,否则这郭家,可就真走不远了。”郭奇虎说着这无比忌讳的话,不过对面的郭红牛却并没有勃然大怒,因为郭奇虎所说的,并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我这个老骨头,最多撑到你又或者麒麟五十岁的时候,到时候,至于到底郭家能够走多远,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能够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郭红牛一脸感叹的说着。

郭奇虎一脸感伤的点了点头,似是也感受到了这一种沉重的压力,光是现在只是忙于郭家的内务,就让他有时累到喘不过气,由此可见主掌了郭家近三十年的郭红牛,到底承受了什么,所以对于郭红牛,他才会真正由衷的尊敬。

丝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郭红牛,就没有现在的郭家。

郭家庆幸有了郭红牛,而郭红牛庆幸生于郭家,这让郭奇虎不由想着,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下一个郭红牛。

“去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往后还长着,别像是银铃那般钻了牛角尖。”郭红牛是真的累了,微眯着眼睛说道。

郭奇虎默默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离开,就在他缓缓打开书房红木门的时候,突然郭红牛叫住他说道“你亲自去你二叔那边走一趟,发一下请柬。”

郭奇虎听到这一句,无比惊讶的转过头,他有些不相信这一句话来自于郭红牛的口中,因为他可是很清楚,郭红牛跟这个二叔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恩怨。

“明白了吧”郭红牛再次补充了一句,他相信郭奇虎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郭奇虎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他可以想象郭红牛到底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才做出这个决定,最终默默点了点头,轻轻离开。

书房再次只剩下了他一人,郭红牛伸出苍老的手,握住桌上的一串小核桃,喃喃道“恩怨,罢了。”

别墅的另外一边,看着自己这离开了三年的房间,郭银铃打开衣柜,看着书架上的书籍,乃至那几个顽强的仙人球,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甚至连最细微的地方,都是那么的一尘不染,一点也不像是三年没有人居住的地方。

郭银铃不想知道为什么会如此,更不愿承认郭家一直为她留着这么一个房间,因为她无比清晰的记住,三年前那些丑恶的嘴脸,也清楚的明白,自己对于如今的郭家来说,除了这一场跟李家拉近关系的婚约,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

她见到冲了一个凉水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当年她最常穿的白色长裙,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感叹着,自己已经这般苍老了。

并没有用那些为她准备的昂贵化妆品,似是她早已经放弃了对于那一份美丽的执迷,那本是留不住的东西,不如就此大方的让其离开,又或者对于现在百感交集的她来说,大多东西,都不重要了。

她就这样躺在了柔软的床上,嗅着淡淡的香味,巨大疲惫感袭来,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一千斤一般沉重,但是很奇怪,她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也许是因为睡惯了那硬邦邦的床,习惯了那透过窗吹进的冷风,习惯了那自然的味道,反而突然在这么一个舒适的环境下,她无法适应。

也许,她终于可以无比自豪的说,自己生了一副贱骨头,而不是像是曾经那般,看似品生品死,其实站在一个大多人连仰望都看不到的高度,从来不需要担心自己为什么而活着,只需要考虑自己要如何生活,那是一种深深的讽刺。

如果说,神明真正爱着这个世界,那么便应该跟随这世界痛苦,而不是只是单纯绘画着大多人只能够仰望的美好。

遥不可及,唯有远远相望,所以虚伪,所以满是谎,所以孤独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