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离别的到来

白小姐一码: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 作者: 梓翎 更新时间:2019-09-26 02:35:25 字数:2182 阅读进度:700/700

第700章离别的到来

陌玉告诉冥夜,清月就是要陪同她去异世界的人。冥夜惊愕不已,只是回想起自己认识清月时,清月身上体现出来的一些异于常人的非凡力,譬如她跑得快如闪电,她虽然是贫寒人家的女子,备受欺凌,可是不改她身上的倔强不服输的骨气。

冥夜早就有所察觉,清月身世特殊。如今陌玉如此安排,冥夜了然于心。

一切都是命运的冥冥安排,她和清月的缘分,浅浅看来就好像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分散的平凡人,可是这一次次偶遇邂逅的背后,并非偶然促成。

冥夜想向陌玉打听清月的更多信息,陌玉却故弄玄虚,“我所知道的,不如你多。”

陌玉所言不虚,清月曾经是冥夜形影不离的人,他们的关系密不可分。冥夜知道清月的全部。

可是冥夜失去了前尘旧梦的记忆,清月也失去了。

陌玉一语双关让冥夜听出了歧义,她以为陌玉不说,是因为无多余信息可说。

不再为难陌玉,只是轻启唇齿,“何时出发?”

陌玉眼里的忧虑漫出,他费尽心力阻止冥夜去异世界。可是时至今日,他已经无力阻拦。

为今只期盼冥夜能被幸运降临!

“随时恭候出发。”陌玉道,语声忧伤。

冥夜笑了,“我这就去收拾一下,白天出行怕惊扰大夏子民,我们今夜辰时出发,如何?”

陌玉点头。

在冥夜带着一些期待,一些不安的情绪中煎熬等待夜晚的降临时,却又发生了一件让人不省心的大事。

下午的时候,冥殿退朝归来,便十万火急的来到暝衡苑,急冲冲的嚷起来,“冥夜,冥夜!出大事了。”

“冥殿,那边是娘娘的寝房,娘娘的寝房你怎么也敢闯?”冬雪跑出来,看到冥殿如无头苍蝇一般穿梭在庭院的回廊上,赶紧怒斥起来。

冥殿此刻如热锅上的蚂蚁,哪里还顾得了那些礼仪道德,扯开嗓子嚷起来,“快快快,娘娘在哪里,我要去见她。”

冥夜手里握着她的左轮手枪,在手上娴熟的转动着,冷不防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赶紧将枪支滑进袖口,疾步走了出去。

就连陌玉也被冥殿惊醒,大踏步走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冥殿,你大呼小叫做什么?”陌玉问。

冥殿拍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道,“你以为我想大呼小叫啊?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儿,他竟然丢了大夏子民出走了。而且还……还把元宝也给带走了。”

冥夜刚刚走出来就听到这样的坏信息,脸上的表情一滞。心里划过一抹担忧,以母子连心的灵犀度,马上猜到锦猫带着元宝去了何处。

冥夜走到陌玉面前,急切的询问道,“他可知道怎么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冥夜甚至都没有勇气说出来。一想到锦猫是去了陌生的异世界,冥夜就忧心忡忡。

陌玉背着手踱步几圈,一边绞尽脑汁的思索着锦猫是如何知道异世界的入口的。

最后似乎恍然大悟,将目光瞥向炎尊,“锦猫是不是看过我放在藏宝阁里的书卷?”

那里隐藏着一本记录异世界的奇书。陌玉在人界待了许多年,久到他已经忘记异世界的模样一般。只有翻阅那本书的时候,陌玉才清醒的记得他来的那个世界。

炎尊也陷入了思索中,然后忽然抬起头,道,“公子,锦猫小时候顽皮,峨山的哪个地方他都能如闯无人之境。只怕那道防线早就被他破了?”

陌玉沮丧的一巴掌拍在额头上,“这真是教会徒儿饿死师父。这家伙颇有心机啊?”

锦猫去了异世界,这是不争的事实。

一屋子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沉默中。只有冬雪呵斥冥殿的声音,“你今天不是一大早就去上朝了吗?为什么现在才发现皇上不见了?”

冥殿道,“金銮殿上有个皇帝,也跟我们有说有笑的,就跟平常一样,一板一眼的交待着四大摄政大臣该做的事情,愈到最后我们听得愈不是滋味,皇上今天说的每一句话,就好像交待后事一般。于是我斗胆提出几个与朝堂无关的话题,可是皇上回答得风马牛不相及。这时候我们才知道皇上有问题,待我们走进他查看究竟时,他忽然化为一朵桃花落到金銮殿上……”

冥夜长长的叹口气,“他是蓄谋已久。”

陌玉问冥夜,“现在怎么办?”

冥夜道,“大哥,我们立刻启程,追回锦猫。”

原本的离别时间就这样忽然提前,春夏秋冬齐齐的跪在冥夜面前,给她行了匍匐大礼。

直至陌玉炎尊带着冥夜清月消失在暝衡苑时,春夏秋冬的匍匐姿势久久未曾改变一分。她们对冥夜的敬重可想而知。

冥殿不舍的望着冥夜,她们就好像一缕清风一般,飞到空中后变得愈来愈小,最后就好像一粒尘埃被苍穹包裹,消失殆尽。

冥殿的脸上慢慢浮出欣慰的笑意,心里喃喃道,“冥夜,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遥不可及的星月。璀璨,夺目。保重!”

见春夏秋冬还匍匐在地上,冥殿叹口气,离别伤,伤离别。可是离别来了就得坦然面对。

“起来起来吧,她们已经走了。”冥殿道。

春夏秋冬这才抬起头,望着苍茫的天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晶莹剔透的眼泪。

“娘娘……”春情带头哭了起来。

冥殿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圈椅上,“哎,矫情。又不是第一次分离,哭什么呀?”

春情伤心道,“先皇走了,娘娘走了,锦猫也走了。我们的主子都走了,我们怎么办?”

夏诗道,“等,就好像前几次一样,漫长,缈无希冀的等下去,最后都能等得娘娘回归。”

秋意点头附和道,“夏诗说的对,除了等待,我们还可以去照顾我们的寒枝姐。”

冬雪对未来充满憧憬道,“我们等娘娘回来,等两代帝王回来,也等寒枝姐回来。”

冥殿皱眉,“女人都这么不现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