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记住她了

白小姐一码: 眷恋不已的深情 作者: 顾展眉秦誉 更新时间:2019-03-07 09:50:25 字数:3613 阅读进度:146/368

顾展眉走了好几分钟之后,姜慧心的脸上还是阴晴不定的。

保安为难的瞒着姜慧心:“姜女士,如果你不肯自己走的话……”

说着,保安就要动手赶人。

姜慧心在业界呼风唤雨,怎么说也是江城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让一个保安给难看的赶出去。

她立刻就皱眉道:“我自己会走。”

保安听姜慧心这么说,才停下手里面的动作。

然后看着姜慧心一脸铁青的从医院里面带着助理离开。

姜慧心从医院里面一走,门口那八,九辆拉风的豪车自然而然的也被都开走。

顾展眉将刘子健送到手术室之后,便退了出来。

本来这个手术她了解的就不多,沈寿元跟黄超李杜进了手术室。

她没有跟进。

忙活了这么一大通,便站在窗边开姜慧心的车队越开越远。

然后,眯了眯眼睛。

想起刚才姜慧心在阻拦她的时候,那丝毫不顾形象撒泼耍赖破口大骂的模样,心里面就有些疑惑起来。

是不是每一个遭遇到另一半背叛的人,都是这样的歇斯底里。

都能够将原先深沉的爱,瞬间就转变成浓厚的恨?

然后恨不得对方马上立刻就死在自己的面前,阴阳两隔,不见为净?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伸手拉了拉白大褂的领口。

旁边有人将柔软的羊毛围巾展开,然后给她披在了肩膀上。

身上突然披了一件披肩,她有些受惊的转头去看身后的人。

一眼就看见江逸尘皱着眉毛看她的模样。

而他的手上,还握着那条披肩。

“你怎么在这儿?”

顾展眉仓促问他,手指也想要将披肩拿下来,然后还给他。

江逸尘看她手上抓住披肩的动作,就开口道:“先披着吧,本来就是送你的。”

“啊?”

顾展眉不解,但是手指握着那条羊毛围巾,却能够感受到那柔软温暖的光滑触感。

一模就知道这是国外带回来的大牌子。

“我在美国的时候买来想要送给你的,不过回来之后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所以没来得及给你,一直就拖到了现在。”

江逸尘的手指扶在窗台上。

眼睛看着外面,视线也接触到了姜慧心刚走的那一队车。

开口问她:“听说你跟姜慧心吵起来了?”

顾展眉的手指还放在围巾上面,犹豫着是不是要收下:“也不算是吵起来,就是观点不同。”

“她不让你救她老公?”

江逸尘问她。

顾展眉点了点头。

江逸尘唇角薄凉的勾了勾,然后才开口道:“那他一定很恨她丈夫。”

“毕竟她老公背着她找了别的女人,还生了孩。”顾展眉身为女人,能够理解几分。

但是总觉的,就算是天大的仇,也没有必要挡在医生的面前,让医生不去施救。

毕竟,是曾经同床共枕过的夫妻。

江逸尘看顾展眉还是在犹豫是不是要把披肩还回来,就开口道:“不用太在意,我给这边的每个朋友都带了礼物,你这个不是最特别的。”

最特别的,已经被丢掉了。

是求婚戒指。

他跟顾展眉,暂时是不需要那件礼物了。

顾展眉听他这么说,便点了点头:“那谢谢你的礼物。”

她将披肩拢了拢,就看着窗外,犹豫了一下,开口问江逸尘:“那你是不是跟姜慧心恨刘子健一样,也非常恨我?”

“不太一样,”江逸尘淡笑了一下,“姜慧心恨刘子健是因为你刘子健背着她出轨,而你不一样,你只不过是被骗了而已。”

这样一说。

顾展眉的心里面就微微安心了几分。

江逸尘侧头,看见她有些发红的脸颊,抬手想要去摸一摸她的脸颊。

但是手伸过去,顾展眉却下意识的躲开了。

江逸尘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不太合适。

便笑了一下,解释道:“我看你脸颊有点肿。”

“刚才被姜慧心打了一巴掌。”

江逸尘的手指攥了攥,也想起自己之前打她的那一巴掌,心里面有些难受:“对不起。”

“嗯?”

顾展眉不解,不知道江逸尘为什么忽然道歉。

江逸尘开口道:“之前是我不对,不知道其中的缘由跟误会,就认为是你背叛了我,还打了你。”

顾展眉抿了抿唇,回答:“过去的事情现在还提他做什么。”

都已经过去了,以后也永远都回不来了。

与其去记着那一巴掌,倒是不如往后看一看,以后要怎么跟江逸尘相处。

毕竟,调职到附一的事情已经没戏了。

而她休产假,又还早得很。

她也不过是刚想到这件事,那边江逸尘就问了出来:“你什么时候调去附一?”

“不调了。”

顾展眉这样一说,江逸尘就有些不解的问她:“怎么回事?”

“调职申请被打回来了,所以先不过去了。”

听着顾展眉这样说,江逸尘的手指就在窗台上轻轻敲了敲:“那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留在附二。”

“不会觉得我很碍眼吗?”

江逸尘问她。

顾展眉看着他道:“我们如果还能够做普通同事的话,也算不上是碍眼。”

“你说的可真耿直。”

江逸尘笑起来。

顾展眉没有笑,只是眼睛认真的看着江逸尘。

江逸尘也感觉到顾展眉的视线在自己的脸上,就问她:“干嘛一直看着我?”

“因为觉得很奇怪。”

“奇怪?”

“调职申请按说应该被很顺利的审查过去。”

江逸尘点点头:“也是,毕竟秦誉后台那么硬,你怎么可能审不过去呢?”

“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顾展眉问江逸尘。

江逸尘眼睛眯了一下,明明很清楚是自己从中阻止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是顾展眉问的时候,他却还是认真的开口:“你怀疑我?”

顾展眉不说话,算是莫问了江逸尘所说的话。

江逸尘收起脸上的笑容,认真的看着顾展眉:“我的家世你也很清楚,我怎么能跟秦誉比?”

秦誉可以说把她调走就调走,因为你对于秦家来说,这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换到普通人的身上,那就是很难办的事情。

顾展眉觉得自己想的也许有些多了。

毕竟,江逸尘出身在普通的商人家庭,就算是父母的人脉有一些,但是也绝对不会影响到她调职的事情。

她抬手轻轻揉了揉眉心。

江逸尘看她抬手揉眉心,就问她:“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刚才听姜慧心闹了那么一通,有点乱。”

江逸尘看着她揉眉心的样子,开口:“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没事儿。”顾展眉把手拿开,看他脸色不错,就开口:“倒是你,回家之后也不过是休息了这么一会儿,就缓过来了?”

“听说我们肝胆外科要接手刘子健这个烫手山芋,所以被喊了过来。”

“可是,结果还是落在了我们普外科。”

顾展眉开口道。

江逸尘笑了笑:“最后手术的时候,不见得全是你们普外科的人。”

顾展眉拢眉:“什么意思?”

江逸尘开口便要回答。

只不过,刚开口,身后就传来了关晓凡的声音——

“展眉?展眉你怎么样?”

顾展眉听见关晓凡喊她的声音,便转头看过去。

刚好看见关晓凡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走过来。

关晓凡也一眼就看见了江逸尘,皱了皱眉毛。

在到了顾展眉身边的额时候,声开口问她:“江逸尘怎么在这儿?”

江逸尘也知道关晓凡对自己的态度很不好,一直认为他是要破坏顾展眉婚姻的渣男。

所以,现在关晓凡一过来,他也懒得跟关晓凡斗嘴。

开口道:“我那边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我先走了。”

“嗯。”

顾展眉点点头。

关晓凡督了江逸尘一眼。

江逸尘一扫了关晓凡一眼。

两个人的眼神交战一番之后,江逸尘才走远。

关晓凡看见顾展眉身上多出来的披肩,便开口问她:“江逸尘送的?”

“嗯。”

顾展眉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

关晓凡马上就把自己的羽绒服拔下来,然后披在顾展眉的身上,接着抽了她身上披着的那条披肩,然后扔到旁边的垃圾箱里面:“一条披肩暖不了多少,让别人看见了,不够谣传惹事儿的,穿我的羽绒服。”

关晓凡做事干净利落。

顾展眉看着那条被扔到垃圾箱里面的围巾,垂了垂眼睛,没有说话。

关晓凡见顾展眉没有只责怪她擅作主张,也没有去捡回那条围巾的意思,便知道她心里面也是认同她这么做的。

“走,先去你诊室里面暖和一下再说。”

关晓凡拉着顾展眉回诊室。

顾展眉看她只穿了一件毛衣,走廊上面的窗户又是开着的,担心她一热一冷的感冒了,便把羽绒服又还回去,披在了关晓凡的身上。

关晓凡皱眉:“我不冷,你穿着就行。”

“我也不冷,就是刚才姜慧心过来闹得那些,让我觉得有些心里不舒服。”

“那个老女人打你了?”

关晓凡看着她的脸颊,皱眉道。

顾展眉点点头。

关晓凡立刻就火大起来:“这老女人因为这么野蛮,动不动就打人,所以她老公才跟她离婚的吧?”

关晓凡给顾展眉打抱不平。

顾展眉却笑了一下:“不用这么给我争气,我现在不疼了。”

“不是疼不疼的问题,就是觉得你爱的这一巴掌很冤枉。”

关晓凡磨牙,“等她打官司的时候,我一定给刘子健那边放水,让她败诉。”

顾展眉笑着提醒她:“职业道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