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齐浣的秘密

白小姐一码: 眷恋不已的深情 作者: 顾展眉秦誉 更新时间:2019-03-07 09:52:21 字数:3590 阅读进度:273/368

顾展眉还没有开始手术。

本来在手术之前,心情就很混乱很难受。

完全没有想到,江逸尘会忽然推开门出现在人流室里面。

她一脸发懵的看着江逸尘大步走过来。

然后拉住她的手将她拉着往外走。

刚巧,遇见已经换好了手术服,准备过来给顾展眉做手术的医生。

医生一看见江逸尘拉着顾展眉往外面走。

就一头雾水的问道:“手术还没做完呢?”

“不做了。”

江逸尘一边说完,一边拉着顾展眉往走廊上去。

顾展眉不明白江逸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被拉着走了十几步,总是明白了自己是过来做什么的。

脚下步子停住,就从江逸尘的手里面往外抽手:“逸尘,你放开我。”

江逸尘也不放手,跟着她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她,眼神认真的道:“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我会把他当做亲生的,真的!”

江逸尘眼神清明,严肃,认真,没有半分撒谎开玩笑的意思。

顾展眉只是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就笑了:“我知道你会把他当成自己亲生的,不过,我之前不知道自己怀孕,输液用药对这个孩子很不好,孩子可能就算是生下来了,也不健康。”

“只是有几率不健康而已,也有几率很健康的。”江逸尘握着她的手,想到刚才那个做完人流的女人疼成那个样子,就不忍心让顾展眉也去做这个手术,“人流手术我们不做了吧,很疼的。”

顾展眉微笑:“无痛的。”

“止疼药药效过去,你会疼的昏过去,我刚见到一个从人流室里面走出去的。”

“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我能撑住。”

“真的,我们不做了,展眉,把这孩子生下来,我相信他会是个健康的孩子。”

江逸尘看着顾展眉。

顾展眉看她这样一脸认真郑重的跟自己说这件事,就忍不住有些动摇。

江逸尘看她在思考,就对她道:“你也知道的畸形只不过是看脸的几率问题。”

“我有点怕……”

“不怕,我们现在先不受这个罪,等他手脚长好了,我们再看情况,好不好?他知道你怕他长畸形了想要丢掉他,现在一定怕的拼命好好长。”

“他又不明白我的想法。”

“母子连心,他一定明白的。”

江逸尘像是哄孩子一样,拼命游说她不要打掉这个孩子。

顾展眉看着江逸尘这么认真的劝自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腹。

江逸尘看见她垂眸摸自己的腹,就道:“我还是不想让你受这个罪。”

“把畸形的孩子生下来,也是做父母的失责,他们以后长大也会很痛苦。”

“又不是一定会畸形,不要这么早就放弃他,好不好?”

江逸尘看着她。

顾展眉听着他这么说,想了一下,点头:“那就等他再长大一些。”

“嗯。”

江逸尘看她答应下来,心里面才松了一口气。

她这边虽然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要给顾展眉做手术的医生却有些搞不明白了,看她们两个在走廊里面还没有出医院,又商量了半天。

就走过来问她们:“手术还做不做了?”

“不做了。”江逸尘又回答了一次。

顾展眉也转过头去,解释:“不好意思,我决定先留下这个孩子,麻烦您做手术准备了。”

医生听见他们两个这么说,就点了点头:“也好,你老公这样都能赶过来拦住你打胎,应该也是真爱了,等孩子长大一点再说也好。”

听见医生这样说,顾展眉就微微笑了一下。

江逸尘看见顾展眉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一点真心的笑容来了。

便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然后裹在顾展眉的身上:“走吧,我陪你去换衣服,然后送你回家。”

“嗯。”

顾展眉点头。

然后跟江逸尘一块儿去更衣室换衣服。

可是,刚到了更衣室门口。

就看见有个女人正在远处窗台那边不耐烦的打电话,声音语气都很烦躁:“王八蛋,我告诉你,孩子我已经打掉了,你以后要是再来掺和我的事情,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女人语气嚣张。

而且声音还是熟悉的要命。

江逸尘看见那个背影,就发现是刚刚从人流室里面走出来的那个女人。

他看顾展眉也看过去,就问她:“你认识?”

“嗯,是秦誉大哥的未婚妻齐浣。”

顾展眉心里面有些奇怪,齐浣已经在跟秦容谈婚论嫁,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刚才就是她刚打完胎,疼的走不了。”

“打胎?”

顾展眉眉毛皱紧。

江逸尘也不解:“都已经是秦容的未婚妻了,为什么怀了孕不跟秦容说,却还跑过来打胎?秦容不愿意负责?”

江逸尘联想到刚才齐浣说的那些话,就很容易想清楚,这个孩子根本就不被孩子的父亲期待。

所以,齐浣才会出现在这里,把孩子给打掉的。

“不可能的,他才跟秦容交往了不到一个月,不可能这么快就怀孕的。”

“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秦容的?”

“肯定不是。”顾展眉确定。

怪不得之前齐浣的家里人拼命催她跟秦容早点订婚。

原来是齐浣的肚子里面有了别人的孩子。

现在打掉了孩子,又着急跟秦容早点结婚,是为了掩盖什么?

这么想着,齐浣那边的声音就又传了过来:“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过来打扰我跟秦容,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

“秦容有钱?那你也要等我嫁给秦容之后再跟我要,你要是搅黄了我这次的恋爱,我不只不会给你钱,还会跟你拼命。”

“好好好,我不吓唬你,你自己心里面有点数最好了。”

齐浣跟那边还是谈判一样说话。

江逸尘扶着顾展眉,问她:“现在怎么办?”

顾展眉皱了皱眉毛,心里面纠结。

她已经跟秦誉离婚了,虽然秦容是一个好大哥。

但是她现在不好插手秦家的事情,况且,说齐浣打胎的事情也有点多管闲事了。

可是不管,心里面又觉得让秦容吃了一个闷亏。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好。

“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顾展眉转身要进更衣室。

江逸尘也扶着她往更衣室走。

顾展眉进了更衣室之后,便让江逸尘先等一下,然后关上了门。

江逸尘等在门外。

正在这个时候,齐浣打完电话回过头来。

一眼就看见了江逸尘出现在更衣室门口。

也认出了江逸尘就是刚刚他出门的时候在门口看见的男人。

一想到自己刚才打的那通电话,跟在电话里面所说的那些内容,齐浣瞬间就有点慌。

眼睛一瞪,往前快走了两步,喊住他:“你给我站住!”

江逸尘被叫住。

转过头来看齐浣。

齐浣虽然刚做完了人流,疼的要死要活的。

但是,一想到这些话被江逸尘听到之后传播出去的后果,还是压下痛意,气势汹汹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江逸尘看着齐浣,没有说话。

齐浣先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那你为什么在这儿?”

江逸尘冷冷反问。

齐浣想到他刚才等在人流室外面,又想到顾展眉怀孕的事情,就道:“你来陪顾展眉做人流?”

江逸尘看着她,不想回答。

齐浣觉得自己说中了,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她:“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听到了多少?”

“没听见多少。”

也就是听见了孩子不是秦容的是别的男人的,她仓促想要跟秦容结婚,只不过是看上秦容有钱。

“没听见多少?”

齐浣当然不信他这些话。

皱着眉毛警告她:“我也不管你听到多少了,但是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乱说话。”

“你警告我?”

江逸尘冷眼看着齐浣。

齐浣脸上有点发青,的确,她没有资格警告江逸尘。

江家警告她还差不多。

但是,她有江逸尘的把柄:“别忘了季涵还活着的消息可是你告诉秦誉的,如果顾展眉知道是你给了秦誉线索,让秦誉找到旧爱抛弃了她,她还会跟你在一起吗?”

“闭上你的嘴。”江逸尘眯眼警告她。

齐浣冷笑:“闭嘴就闭嘴,你只要不乱说我的秘密,我也不会乱说你的秘密。”

江逸尘有些厌恶的看着她。

齐浣却还没完,笑着道:“还有顾展眉怀的不是你的孩子,是秦誉的吧?”

江逸尘觉得这个女人话多的让人心烦。

齐浣却喋喋不休:“真是不可思议啊,想不到有一天,江司令的儿子也会愿意喜当爹,去接盘别人的老婆,要是别人知道你江逸尘喜当爹的事情,怕是会笑掉大牙吧?”

“闭上你的嘴,我就帮你守好你水性杨花的秘密。”

“你……”被人骂水性杨花,齐浣开口就想要骂顾展眉。

江逸尘却开口:“管好自己的嘴,你也少拿喜当爹来威胁我,我可以不要面子,但是你这事传出去,可比我损失大了。”

齐浣一想,觉得江逸尘说的也对。

江逸尘喜当爹的事情,只要想压下去,没有人会扩散这种事情扩散个没完。

相反的,秦誉如果还没死心,一定会因为这个孩子而试图跟顾展眉复合,也不会对涵太用心。

倒是她,在曝光了打胎,跟骗婚秦容之后,自己家一家子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她压下火气,开口道:“我替你保守秘密,你也替我保守秘密。”

“我没兴趣管你这些烂事,你管好自己的嘴就行了。”

江逸尘对秦家一点兴趣都没有,反正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女人,秦家的事情都跟他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