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常家秘密?

白小姐一码: 女神的合租神棍 作者: 阿帕奇 更新时间:2019-09-26 05:55:04 字数:2350 阅读进度:1124/1124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常家秘密?

“来啊。”

秦宁勾了勾手指头,脸上的戏虐已经不言而喻。

常不敬死死的盯着秦宁,那竖瞳不断收缩,只阴毒无比,但见这货忽地一声阴笑,而后双手虚空一抬,那先前躺在地上的酒吧的客人纷纷爬了起来,一个个如行尸走肉一般,眼冒红光的向着秦宁而来。

秦宁低骂了一声。

脸色凝重。

这些爬起来的家伙,一个个眼神狰狞,看着秦宁的目光就像是饿死鬼看到美味一般,蜂拥而上。

秦宁身形在敏捷,在这狭窄的酒吧里也是相形见绌。

“投降吧。”

常不敬阴测测的说道:“秦宁,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这才哪到哪?”秦宁不屑。

而这时。

不知道何时爬起来的常青,浑然在这人群堆里窜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从背后抱住了秦宁,随后嘴巴一张,两颗尖牙利齿向着秦宁的脖子就要咬去,秦宁冷笑了一声,只身形稍稍一动,双手直接抬起拽住了这常青的脑袋,一个暴力猛摔,将这常青砸在了地上。

“我先废了你的牙!”

秦宁冷喝了一声。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

一脚踹在了这常青的嘴巴上。

常青惨叫一声,牙齿伴随着鲜血也是不断吐出,而这时候,那些被控制的酒吧客人已经将秦宁围堵,一个个就要按住秦宁,有的也是张开嘴巴就要撕咬秦宁的血肉。

常不敬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眼中满是阴冷。

眼看着秦宁左右挣扎不开,更是冷笑数声。

但也就是这时候。

他忽然瞪大了眼睛,那竖瞳也是散开,只一种剧烈的灼热感席卷全身,尤其是秦宁刚才所划出来的刀伤,让他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只半跪在地上,本就狰狞的五官,此时更加的可怖。

“该死!”

常不敬咬紧了牙关骂了一声。

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不叫出声来。

但是那种痛苦,却让他感觉这十多年来被蛊怪折磨还要难以承受。

先前秦宁所划的伤口,此时正闪烁着淡淡的红光,隐约可见是一道玄奥的符咒,正印在这常不敬的前胸后背。

没有了常不敬的控制。

那些行尸走肉般的家伙,又是一个个的瘫软在地。

而秦宁则是伸了个懒腰,淡淡的说道:“何必呢?”

说罢。

他又是一脚踹在了那常青的嘴上,待看了一眼发现还有几颗顽固的牙齿后,秦宁又是来了一脚。

这一下子。

踹的常青是满脸鲜血。

只双目怨恨的盯着秦宁。

“信不信挖了你的眼睛?”秦宁冷声道。

常青浑身一颤一颤的。

愣是没敢在看一眼秦宁。

“好!好一个天相门传人!”常不敬拼尽了全力,才是勉强让自己只是半跪在地上,但就是如此,他依旧疼的浑身颤抖不止,但嘴上却依旧是硬气十足:“但想让我常不敬屈服,可没那么容易!”

秦宁嗤笑了一声。

随后却是自顾自的走到了吧台后。

瞥了一眼那想偷袭的常寒,道:“滚!”

常寒下意识的退了两步,随后又是死死的握着唐刀。

而秦宁则是给自己开了一瓶啤酒,事实上刚才打斗,没多少酒还保存完整,秦宁喝了一口后,道:“我不指望你屈服,但是看着你在这受罪,我还是十分乐意的,最少能看着你活活疼死。”

“唔!”

常不敬这会儿没坚持住。

直接趴在了地上。

那身上原本被寒气所冰冻的伤痕,此时又是破裂开来,鲜血更是不断渗出,而随着鲜血滴落在地板上,不一会儿就是干枯,而隐约可以看到一只只细小的虫子在挣扎了一阵后没了声息。

秦宁看着这一幕。

不慌不忙的喝着啤酒。

甚至还看的津津有味。

“秦宁,放过他,我可以代他承受!”常寒咬牙切齿道。

秦宁道:“你算什么东西?”

常寒脸色更冷。

他想动手。

可明明秦宁就在那慢条斯理的喝着啤酒,他就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在动手,不只是自己,谁都要承受灭顶之灾。

而就在常不敬在这痛苦挣扎的时候,酒吧大门忽然打开,但见两个女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只不过这两个女的状态都很差,一个个脸色苍白,却正是方青秀和常玲。

“放了常叔叔!”

常玲本就哭的通红的双眼,此时更显急切,冲着秦宁嚷嚷了一声还想动手。

但是方青秀拦住了她。

“青秀姐,你放开我,我要和他拼了!他害死了常秀!”常玲道。

“自作孽,不可活。”

秦宁放下手中啤酒瓶,道:“别看你是女的,你要是在乱说,我照样告你诽谤。”

方青秀这会儿脸色十分憔悴。

先前在赖家为了吸引赖荣的注意,她就已经受了一次伤,这会让悲从心来,更是摇摇欲坠,只上前来却是直接跪在了秦宁面前,不顾那常玲的阻拦,颤声道:“前辈,饶了他们吧。”

秦宁打量着面前的方青秀,淡淡的说道:“你们早就来了吧?”

方青秀脸色更白。

秦宁道:“想看看情况在做决定,如果我输了,你恐怕面都不会漏,而我赢了,你会跪在我面前在求饶。”

方青秀死咬着嘴唇。

没有反驳。

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秦宁!”

常玲这会儿更是怨恨的盯着秦宁,道:“你欺人太甚!”

“要不是你们打算杀了赖守然后嫁祸给我,你们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秦宁道:“谁不知道谁?装什么玩意的?”

常玲还想痛斥。

但是方青秀却是道:“常玲!闭嘴!”

“青秀姐!”常玲委屈,痛苦。

失去了最好的姐妹,她现在只想杀了秦宁报仇。

可偏偏现在,她根本没有任何能力。

“任何事,我可以做任何事。”方青秀抬头,看着秦宁道:“只要你放了我叔叔!”

“你?”

秦宁冷笑,道:“你觉得你能做什么?策划了十多年,灭门大仇屁点没报,你能做什么?”

“常家的秘密!”

方青秀却是眼神依旧坚定,道:“鬼相门和赖家都想要的秘密!”

“青秀,闭嘴!”

常不敬这时忽然怒叫了一声,但下一秒又是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