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话说得太满(三)

白小姐一码: 倾世独宠:替嫁妖后要休夫 作者: 夕落cL 更新时间:2019-09-25 20:45:03 字数:1336 阅读进度:364/364

兰椒房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视她为空气的沈江言会突然关心起她的伤势。

皇后娘娘一直没有替她解围的意思,许是还对那碗掺了她血水的汤药耿耿于怀,这下她也不能一直装可怜扮无辜了。

“臣妾,是不小心划的……”

沈江言沉声道,“王震{大监的名字},给兰椒房送几瓶金创药去!”

兰椒房羞怯地抬起头复又看了沈江言一眼,这才谢恩离开。

锦年心中觉得好笑,若是沈江言真地心疼兰椒房,何不直接跟去为她上药?倒是将近身侍候的大监派了去,这不是白白地使唤王震吗?

可沈江言却未想到这些。他心疼美人不假,却并未有要去亲自为了哪个美人上药的爱好。

在这后宫,能让他沈江言亲自伺候的女人三根手指都能数过来。他日鬼迷心窍,信了赵昭仪时,沈江言也真的格外怜惜过,甚至还为赵昭仪揉过脚踝。如今得罪了锦年,他自觉理亏,也是好声好气地伺候着。这剩下的一人,却是生生被他害死的郁贤皇后,赫连君……

他不是没有对郁贤皇后动过心,相反,甚至是他主动求娶的她。

可是,那时的沈江言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心中笑容明媚的女子,会成为他杀母仇人的亲侄女!

他从此疏离了她,只想让她在这后宫安然度过余生,却不想最终他还是在赵柔的挑唆下对她起了疑心,亲手了解了她的性命……

沈江言自知对赫连君有亏。可斯人已逝,他再做些什么也晚了。

幸而,如今锦年虽屡屡被他伤害,但他还有机会弥补。

“皇后在想什么?”

锦年随意一坐,看着他笑道,“臣妾在想陛下何不好人做到底?”

沈江言也笑道:“皇后可不像会吃醋的人?看来是真觉得孤烦了。”

“臣妾怎么敢……”

沈江言叹了口气,也不去辩驳些什么。

锦年原是别人的妻,醉生梦死一场,重新嫁进了傲孤的皇室,他却从未怜过她。

她把他当成“恶人”是应该的。

他自然地牵过她的手,将手指伸了开。

“孤给你上药。”

锦年的骨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皮肉却总是反复好不了,这么冷的天,实在是令沈江言生疑,可他又不敢多说些什么。

沈江言正拆着纱布,王震便将药箱拿了上来。

锦年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沈江言竟是早有准备,专门来为她上药的!

这么看来,兰椒房倒有些可怜了。明明有现成的金创药,却要等到回到自己的居所,再由王震抽空送去。这点圣恩,却要千恩万谢地,当真不值得!

沈江言的手法说不上娴熟,却比她想象中轻柔。

锦年看着沈江言认真的侧脸,微微出神。

曾经,南宫岳也会这样小心翼翼地为她上药,知道她最怕疼,总会将她揽在怀中轻声哄她。

只是,自从紫极殿外那一别,他再也无法得知她有多痛,也再也没有机会疼惜她了。

自从在镇北府中醒来,锦年就明白,上一辈子的她已经彻底死了。那个在坠桥后侥幸活下来的女孩儿,最终还是死在了紫极殿上。

只是明明是上辈子的事了,锦年却还是常常记起,甚至无数次午夜梦回,那隔世的疼痛依旧会蔓延过她的四肢百骸。

那杯鸩毒太过疼痛,痛到直追随她下黄泉,过忘川。

那日南宫岳没敢见她,所以他永远不会知道,紫极殿上的她有多痛,重活一生她又有多痛!

沈江言为锦年上好药,抬头刚想安慰她几句,却只见她的眼眶骤然湿润了。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