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寿宴

白小姐一码: 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 作者: 墨萧 更新时间:2019-09-25 21:22:14 字数:2168 阅读进度:458/458

原本囚风是想让夏侯渊出去透透气,然后由他来守着夏侯家主的。然而最终还是拗不过夏侯渊,他便放弃了。

一行三人跟着那大汉出门了,那大汉便是昨日夜里他们见过的其中一名男人。相较与那个叫阿牛的,这一个男人便要容易说话得多。

“几位公子,我叫薛山,是个粗人,不懂得说话,如果公子们听哪一句话觉得不合适,当我是放屁就行,嘿嘿!今天是村长八十大寿,村里面难得的有很多好吃的。待会儿我就让人去给屋内的几位公子送吃的,你们放心吧。”见三个人都不说话,男人,也即是薛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若不是因为你们,我们几人现在还该露宿野外,薛公子这话太过客气了。”看着薛山憨厚的面容,顾月一率先开口说道。

听了顾月一的话,薛山脸上憨憨的笑容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村长打算今日送你们出山,但是村里头的老人们不许,所以,只能委屈几位公子继续在村子里多住一个晚上了。”

薛山的话说得很有条理,也不会让人觉得无礼,这番话显然不会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想来应该是那个老村长教他这么说的。

“倒是我们叨扰了。”顾月一摇了摇头,正好他们之中还有两个昏迷未醒的伤患,在薛家村再待一晚是再好不过了的。

“村长八十大寿,可是我们身上也没有什么送的出手的贺礼……”这个时候宋修竹又说道。其实,他身上倒是有一颗琉璃珠,但是吗琉璃珠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绝对不可能送给别人做贺礼。之前他之所以会把琉璃珠给玄诚道长,那是因为玄诚道长说只要有琉璃珠子,兴许他就能救宁子初一命。他当然会二话不说就借了,那毕竟是宁子初的命!再说了,当然玄诚道长也只是借去一用,用过之后还是还给了自己。

“不碍事儿,不碍事儿!咱们这薛家村没什么讲究,只要大家伙坐下来一起吃顿好的,老人家就高兴了。”薛山摆了摆手,脸上依旧挂着那憨憨的笑容,显然,他们还真就没有在意这些。

这样,宋修竹也就没那么不好意思了。毕竟之前他还想着这般两手空空去蹭吃蹭喝还蹭住,似乎真的有些不太好意思。

这一个问题之后,显然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薛山倒是显得十分的热情,一路上遇着人便给他们互相介绍。

正好,那些人也都是去村长那屋里吃饭的,所以这队伍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村长那屋估计会更好一些,毕竟这一路走来,他们看到的许多屋子都只是简单地用茅草搭起来的屋子,相对来说,他们这两日住的那一件屋子简直就是豪华配置了。

然而,等他们走到村长那屋面前,他们才知道,这村长估摸着是整个村子里最穷的了,毕竟那房间简直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墙壁都是用黄泥土简单地砌起来的,屋顶也只是铺了一层干草。

“你们村长……就住这儿?”夏侯渊并非有意唐突,只是觉得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这么走了一圈,倒是他们住下的屋子是村子里最好的!

一听夏侯渊这么问,薛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个动作倒是和薛向晨有几分相像,“本来大家伙想帮村长搭建一间新的房子,可是村长说他人老了,也住不了几年了,坚决不让咱们给他建。而且村长还说,若是咱们偷偷地帮他建房子,他也绝对不住。咱们大家伙都拗不过他老人家,就只好放弃了。”

这村子的人关系倒是很好。顾月一等三人想。

“不是说今日在这里设宴吗?这怎么……”这个话题翻篇了,宋修竹忽然一愣,说出声来。

对啊,这就一间小屋子,还破破烂烂的,怎么设宴?

“小伙子,这喜宴可是要去祠堂的,咱们是要先来请村长。”听了宋修竹的疑问,他们身后一个妇人提着一个篮子说道。

听罢,众人便点了点头,主动地站到一边去,等着薛山等人将屋里的村长喊出来。

村长就是昨日夜里他们见过的那个老者,那个老者虽然总是佝偻着身子,但是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精神矍铄的,看着完全不像是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家。

薛山与顾月一三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进了屋子里面,他们听到里头传来絮絮叨叨的声音,也没有故意去听他们在聊些什么,估摸就是邀请村长去祠堂之类的。

等了一会儿,那老者便率先双手负背走了出来,薛山跟在一边。

见了顾月一三人,老者也丝毫没有惊讶的感觉,毕竟正是他让薛山去喊顾月一他们来吃中午饭的。

“前辈。”作为客人,顾月一等人一见到老者,便主动地打了一声招呼。毕竟,这老者除了是个主人,也是个老前辈。

“几位公子,作为未曾给你们准备吃食便是失礼了,今日是老夫寿辰,几位可要放开了吃。”老者脸上带着喜色,对着两人说话时也没有昨日那般给人庄重的感觉。

也是,今日是他八十大寿,若是脸上丝毫没有喜色那倒是奇了怪了。

没有多说什么,顾月一等人很快就跟着老者等人一同走去祠堂。

走近了祠堂,便听到一阵阵的欢声笑语,还有各种敲锣打鼓的声音,一片喜气洋洋。

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看到老者前来,都站了起身来,就连小孩子也不胡闹了。

在一群大大闹闹的孩子中,顾月一等人便看到了薛向晨。

薛向晨也看到了顾月一几人,便悄悄地朝着他们眨了眨眼睛,然后就走道老者的身边,“村长爷爷,您可来了,咱们等您很久了。”

“你呀。”薛向晨的话让老者无奈地笑了笑,看起来平日里这老者也十分的平易近人,不然这些个小辈也不会这么喜欢村长。

说完,村长便走到了最前方,看着众人,“多谢大家今日来参加老夫的寿宴,还有这些吃食,老夫真是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