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值钱

白小姐一码: 神棍在上:妖妃不好惹 作者: 顾青如 更新时间:2019-09-26 02:08:12 字数:7781 阅读进度:222/222

结果被雕像给砸到脑袋了,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身上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叶卿只觉得脑袋一沉,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一股脑地往她的脑子里挤。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双沾着血的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该不会是,穿越了吧?还没来得及理清脑子里的那堆东西,只见寒光一闪,原本那华丽的轿子瞬间被劈成两半,只剩下下半截的底座摇摇晃晃地托着她的身子。这一刀的力道,足可见这刺客的厉害。叶卿压下不适感,稳住身子,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她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举着长刀的黑衣人在半空之中,手中的长刀直直地朝着她的面门而来。那长刀锋利无比,在阳光下闪烁着凛凛寒光。叶卿看着冲她而来的刀子,眼睛一眯,水媚的眸子里闪过杀意。跟她鬼医圣手比刀子,简直班门弄斧。下一刻,叶卿飞身而起,在那明晃晃的刀子落在自己身上之前,避开了那个黑衣刺客的攻击,宽大的袖子在空中一舞,划出美丽的弧度来。“太后!”其中的一个侍卫看见这危险的一幕,忍不住大声喊道。然而他这一喊也算坏事了。叶卿愣了一下,那闪身的姿势僵了僵,露出的空档正好给了刺客机会。下一刻,只听“刺啦”一声,那华美的长袍瞬间就缺了一个一大截。被大刀撕裂的袖子由于巨大的惯性直直地飞了出去,吧唧一声糊在其中一个目瞪口呆的太监的脸上。叶卿也不含糊,她急忙挥动另一只袖子,硬是让自己转了个身,穿着绣花鞋的纤足微微抬起,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叶卿用尽全力,对着刺客背部的大穴使劲地来了一脚。这气势十足的姿势瞬间就惊掉了一地的下巴,连那群忙着打斗的刺客喝侍卫,都在那一刻忘掉了自己的动作,满脑子都是叶卿此刻的英姿。手动将自己张得老大的下巴合上,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骗人了。这太后不是一向懦弱无能吗?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有气势了?或许那群只会混吃等死的太监不明白其中的门道,但是他们这群练家子却看得清楚。叶卿这一连串的动作,无论是闪身那一刻做出的精准判断,还是她接下来攻击时所攻击的地方。想要做到这些,没有十年以上的练习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真的是那个养在宫闱里的懦弱太后吗?叶卿这一脚用了全力,由于反作用,她落地的那一瞬间蹬蹬蹬地退了三步,叶卿急忙刹住脚步,警惕地看着面前那个黑衣人。

刚才她那一脚虽然出了全力,但是对那个刺客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该死的破身子,连她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在叶卿判断的功夫,那黑衣刺客拍了拍身上的灰公孙恪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群宫女太监,薄而精致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而诡异的弧度,“不吐出点什么,跟老徐说一声,他要是不让这群狗奴才吐出点什么,他这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也别做了。”公孙恪的命令一下,有些胆小的吓得裤裆都湿了,整个人昏死过去,而另外一些人则是不停地磕头,“王爷饶命,饶命啊!”很快有白衣卫将他们架起来,他们手脚麻利地用布堵上宫人的嘴,直接扛起来朝着宫外大理寺的方向去了。“回去吧。”公孙恪挥了挥手。白衣卫们扛起软榻,飞身而起。公孙恪倚靠在软榻上半阖着眸子,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诡异莫测,就像是夜巡而出的百鬼之王。一回到晋王府,公孙恪就看见那个跟一群美貌的侍女站在一起的太监,而那人就是白天把皇宫搅得鸡犬不宁的老道士。此时那个道士已经换了身打扮,穿上了带着晋王府标志的衣服,脸上那长长的胡子也已经卸下来了,显得他脸上的皱纹越发地明显,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太监。他是晋王府的大总管孙公公,叶卿布置那个计划的时候,他正好在外面,所以就顺便去客串了一把道士。“王爷。”孙公公那张老脸上挂着喜气的笑容。“舍得回来了?”公孙恪嗤笑一声。这老东西也真,回去大半个月都没个消息,结果回来以后不回晋王府,还跑去皇宫里装了一回道士。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老不正经。“老奴这不是放不下王爷吗,所以紧赶慢赶地就赶回来了。”“哼。”公孙恪冷哼一声,径自去了书房。“看什么看,还不快干活去。”公孙恪一走,就换了张脸,甩了甩手上的拂尘,大声吆喝道。“没看见太后娘娘被抬进去了吗?还不快去伺候!”几个侍女很快就忙起来了,看着那群人忙碌的身影,孙公公的那一脸褶子的老脸都快笑得发颤了。一晃就过了两天。“哟,太后娘娘您醒了。”“是你。”叶卿坐起来看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家伙不是那个道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奴才是晋王府的总管,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甩着拂尘,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菊花。叶卿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周围环境,根本就不是她那个破旧的慈宁宫。“这里是?”“这里是常旋宫,是咱们王爷替太后挑的。”孙公公三句话不忘夸奖自己的主子,“从前慈宁宫的那群奴才已经被王爷押到大理寺去审讯了,王爷说了,等太后您醒了以后,让咱家带您去一趟晋王府,太后娘娘现在方便吗?”他这个老人可看得明白呢,他们家那位主子对这个小丫头可是上心这呢。自家的主子什么时候给人亲自挑过东西公孙恪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群宫女太监,薄而精致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而诡异的弧度,“不吐出点什么,跟老徐说一声,他要是不让这群狗奴才吐出点什么,他这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也别做了。”公孙恪的命令一下,有些胆小的吓得裤裆都湿了,整个人昏死过去,而另外一些人则是不停地磕头,“王爷饶命,饶命啊!”很快有白衣卫将他们架起来,他们手脚麻利地用布堵上宫人的嘴,直接扛起来朝着宫外大理寺的方向去了。“回去吧。”公孙恪挥了挥手。白衣卫们扛起软榻,飞身而起。公孙恪倚靠在软榻上半阖着眸子,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诡异莫测,就像是夜巡而出的百鬼之王。一回到晋王府,公孙恪就看见那个跟一群美貌的侍女站在一起的太监,而那人就是白天把皇宫搅得鸡犬不宁的老道士。此时那个道士已经换了身打扮,穿上了带着晋王府标志的衣服,脸上那长长的胡子也已经卸下来了,显得他脸上的皱纹越发地明显,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太监。他是晋王府的大总管孙公公,叶卿布置那个计划的时候,他正好在外面,所以就顺便去客串了一把道士。“王爷。”孙公公那张老脸上挂着喜气的笑容。“舍得回来了?”公孙恪嗤笑一声。这老东西也真,回去大半个月都没个消息,结果回来以后不回晋王府,还跑去皇宫里装了一回道士。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老不正经。“老奴这不是放不下王爷吗,所以紧赶慢赶地就赶回来了。”“哼。”公孙恪冷哼一声,径自去了书房。“看什么看,还不快干活去。”公孙恪一走,就换了张脸,甩了甩手上的拂尘,大声吆喝道。“没看见太后娘娘被抬进去了吗?还不快去伺候!”几个侍女很快就忙起来了,看着那群人忙碌的身影,孙公公的那一脸褶子的老脸都快笑得发颤了。一晃就过了两天。“哟,太后娘娘您醒了。”“是你。”叶卿坐起来看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家伙不是那个道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奴才是晋王府的总管,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甩着拂尘,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菊花。叶卿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周围环境,根本就不是她那个破旧的慈宁宫。“这里是?”“这里是常旋宫,是咱们王爷替太后挑的。”孙公公三句话不忘夸奖自己的主子,“从前慈宁宫的那群奴才已经被王爷押到大理寺去审讯了,王爷说了,等太后您醒了以后,让咱家带您去一趟晋王府,太后娘娘现在方便吗?”他这个老人可看得明白呢,他们家那位主子对这个小丫头可是上心这呢。自家的主子什么时候给人亲自挑过东西结果被雕像给砸到脑袋了,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身上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叶卿只觉得脑袋一沉,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一股脑地往她的脑子里挤。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双沾着血的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该不会是,穿越了吧?还没来得及理清脑子里的那堆东西,只见寒光一闪,原本那华丽的轿子瞬间被劈成两半,只剩下下半截的底座摇摇晃晃地托着她的身子。这一刀的力道,足可见这刺客的厉害。叶卿压下不适感,稳住身子,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她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举着长刀的黑衣人在半空之中,手中的长刀直直地朝着她的面门而来。那长刀锋利无比,在阳光下闪烁着凛凛寒光。叶卿看着冲她而来的刀子,眼睛一眯,水媚的眸子里闪过杀意。跟她鬼医圣手比刀子,简直班门弄斧。下一刻,叶卿飞身而起,在那明晃晃的刀子落在自己身上之前,避开了那个黑衣刺客的攻击,宽大的袖子在空中一舞,划出美丽的弧度来。“太后!”其中的一个侍卫看见这危险的一幕,忍不住大声喊道。然而他这一喊也算坏事了。叶卿愣了一下,那闪身的姿势僵了僵,露出的空档正好给了刺客机会。下一刻,只听“刺啦”一声,那华美的长袍瞬间就缺了一个一大截。被大刀撕裂的袖子由于巨大的惯性直直地飞了出去,吧唧一声糊在其中一个目瞪口呆的太监的脸上。叶卿也不含糊,她急忙挥动另一只袖子,硬是让自己转了个身,穿着绣花鞋的纤足微微抬起,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叶卿用尽全力,对着刺客背部的大穴使劲地来了一脚。这气势十足的姿势瞬间就惊掉了一地的下巴,连那群忙着打斗的刺客喝侍卫,都在那一刻忘掉了自己的动作,满脑子都是叶卿此刻的英姿。手动将自己张得老大的下巴合上,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骗人了。这太后不是一向懦弱无能吗?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有气势了?或许那群只会混吃等死的太监不明白其中的门道,但是他们这群练家子却看得清楚。叶卿这一连串的动作,无论是闪身那一刻做出的精准判断,还是她接下来攻击时所攻击的地方。想要做到这些,没有十年以上的练习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真的是那个养在宫闱里的懦弱太后吗?叶卿这一脚用了全力,由于反作用,她落地的那一瞬间蹬蹬蹬地退了三步,叶卿急忙刹住脚步,警惕地看着面前那个黑衣人。

刚才她那一脚虽然出了全力,但是对那个刺客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该死的破身子,连她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在叶卿判断的功夫,那黑衣刺客拍了拍身上的灰结果被雕像给砸到脑袋了,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身上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叶卿只觉得脑袋一沉,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一股脑地往她的脑子里挤。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双沾着血的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该不会是,穿越了吧?还没来得及理清脑子里的那堆东西,只见寒光一闪,原本那华丽的轿子瞬间被劈成两半,只剩下下半截的底座摇摇晃晃地托着她的身子。这一刀的力道,足可见这刺客的厉害。叶卿压下不适感,稳住身子,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她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举着长刀的黑衣人在半空之中,手中的长刀直直地朝着她的面门而来。那长刀锋利无比,在阳光下闪烁着凛凛寒光。叶卿看着冲她而来的刀子,眼睛一眯,水媚的眸子里闪过杀意。跟她鬼医圣手比刀子,简直班门弄斧。下一刻,叶卿飞身而起,在那明晃晃的刀子落在自己身上之前,避开了那个黑衣刺客的攻击,宽大的袖子在空中一舞,划出美丽的弧度来。“太后!”其中的一个侍卫看见这危险的一幕,忍不住大声喊道。然而他这一喊也算坏事了。叶卿愣了一下,那闪身的姿势僵了僵,露出的空档正好给了刺客机会。下一刻,只听“刺啦”一声,那华美的长袍瞬间就缺了一个一大截。被大刀撕裂的袖子由于巨大的惯性直直地飞了出去,吧唧一声糊在其中一个目瞪口呆的太监的脸上。叶卿也不含糊,她急忙挥动另一只袖子,硬是让自己转了个身,穿着绣花鞋的纤足微微抬起,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叶卿用尽全力,对着刺客背部的大穴使劲地来了一脚。这气势十足的姿势瞬间就惊掉了一地的下巴,连那群忙着打斗的刺客喝侍卫,都在那一刻忘掉了自己的动作,满脑子都是叶卿此刻的英姿。手动将自己张得老大的下巴合上,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骗人了。这太后不是一向懦弱无能吗?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有气势了?或许那群只会混吃等死的太监不明白其中的门道,但是他们这群练家子却看得清楚。叶卿这一连串的动作,无论是闪身那一刻做出的精准判断,还是她接下来攻击时所攻击的地方。想要做到这些,没有十年以上的练习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真的是那个养在宫闱里的懦弱太后吗?叶卿这一脚用了全力,由于反作用,她落地的那一瞬间蹬蹬蹬地退了三步,叶卿急忙刹住脚步,警惕地看着面前那个黑衣人。

刚才她那一脚虽然出了全力,但是对那个刺客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该死的破身子,连她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在叶卿判断的功夫,那黑衣刺客拍了拍身上的灰公孙恪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群宫女太监,薄而精致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而诡异的弧度,“不吐出点什么,跟老徐说一声,他要是不让这群狗奴才吐出点什么,他这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也别做了。”公孙恪的命令一下,有些胆小的吓得裤裆都湿了,整个人昏死过去,而另外一些人则是不停地磕头,“王爷饶命,饶命啊!”很快有白衣卫将他们架起来,他们手脚麻利地用布堵上宫人的嘴,直接扛起来朝着宫外大理寺的方向去了。“回去吧。”公孙恪挥了挥手。白衣卫们扛起软榻,飞身而起。公孙恪倚靠在软榻上半阖着眸子,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诡异莫测,就像是夜巡而出的百鬼之王。一回到晋王府,公孙恪就看见那个跟一群美貌的侍女站在一起的太监,而那人就是白天把皇宫搅得鸡犬不宁的老道士。此时那个道士已经换了身打扮,穿上了带着晋王府标志的衣服,脸上那长长的胡子也已经卸下来了,显得他脸上的皱纹越发地明显,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太监。他是晋王府的大总管孙公公,叶卿布置那个计划的时候,他正好在外面,所以就顺便去客串了一把道士。“王爷。”孙公公那张老脸上挂着喜气的笑容。“舍得回来了?”公孙恪嗤笑一声。这老东西也真,回去大半个月都没个消息,结果回来以后不回晋王府,还跑去皇宫里装了一回道士。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老不正经。“老奴这不是放不下王爷吗,所以紧赶慢赶地就赶回来了。”“哼。”公孙恪冷哼一声,径自去了书房。“看什么看,还不快干活去。”公孙恪一走,就换了张脸,甩了甩手上的拂尘,大声吆喝道。“没看见太后娘娘被抬进去了吗?还不快去伺候!”几个侍女很快就忙起来了,看着那群人忙碌的身影,孙公公的那一脸褶子的老脸都快笑得发颤了。一晃就过了两天。“哟,太后娘娘您醒了。”“是你。”叶卿坐起来看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家伙不是那个道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奴才是晋王府的总管,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甩着拂尘,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菊花。叶卿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周围环境,根本就不是她那个破旧的慈宁宫。“这里是?”“这里是常旋宫,是咱们王爷替太后挑的。”孙公公三句话不忘夸奖自己的主子,“从前慈宁宫的那群奴才已经被王爷押到大理寺去审讯了,王爷说了,等太后您醒了以后,让咱家带您去一趟晋王府,太后娘娘现在方便吗?”他这个老人可看得明白呢,他们家那位主子对这个小丫头可是上心这呢。自家的主子什么时候给人亲自挑过东西公孙恪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群宫女太监,薄而精致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而诡异的弧度,“不吐出点什么,跟老徐说一声,他要是不让这群狗奴才吐出点什么,他这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也别做了。”公孙恪的命令一下,有些胆小的吓得裤裆都湿了,整个人昏死过去,而另外一些人则是不停地磕头,“王爷饶命,饶命啊!”很快有白衣卫将他们架起来,他们手脚麻利地用布堵上宫人的嘴,直接扛起来朝着宫外大理寺的方向去了。“回去吧。”公孙恪挥了挥手。白衣卫们扛起软榻,飞身而起。公孙恪倚靠在软榻上半阖着眸子,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诡异莫测,就像是夜巡而出的百鬼之王。一回到晋王府,公孙恪就看见那个跟一群美貌的侍女站在一起的太监,而那人就是白天把皇宫搅得鸡犬不宁的老道士。此时那个道士已经换了身打扮,穿上了带着晋王府标志的衣服,脸上那长长的胡子也已经卸下来了,显得他脸上的皱纹越发地明显,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太监。他是晋王府的大总管孙公公,叶卿布置那个计划的时候,他正好在外面,所以就顺便去客串了一把道士。“王爷。”孙公公那张老脸上挂着喜气的笑容。“舍得回来了?”公孙恪嗤笑一声。这老东西也真,回去大半个月都没个消息,结果回来以后不回晋王府,还跑去皇宫里装了一回道士。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老不正经。“老奴这不是放不下王爷吗,所以紧赶慢赶地就赶回来了。”“哼。”公孙恪冷哼一声,径自去了书房。“看什么看,还不快干活去。”公孙恪一走,就换了张脸,甩了甩手上的拂尘,大声吆喝道。“没看见太后娘娘被抬进去了吗?还不快去伺候!”几个侍女很快就忙起来了,看着那群人忙碌的身影,孙公公的那一脸褶子的老脸都快笑得发颤了。一晃就过了两天。“哟,太后娘娘您醒了。”“是你。”叶卿坐起来看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家伙不是那个道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奴才是晋王府的总管,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甩着拂尘,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菊花。叶卿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周围环境,根本就不是她那个破旧的慈宁宫。“这里是?”“这里是常旋宫,是咱们王爷替太后挑的。”孙公公三句话不忘夸奖自己的主子,“从前慈宁宫的那群奴才已经被王爷押到大理寺去审讯了,王爷说了,等太后您醒了以后,让咱家带您去一趟晋王府,太后娘娘现在方便吗?”他这个老人可看得明白呢,他们家那位主子对这个小丫头可是上心这呢。自家的主子什么时候给人亲自挑过东西结果被雕像给砸到脑袋了,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身上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叶卿只觉得脑袋一沉,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一股脑地往她的脑子里挤。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双沾着血的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该不会是,穿越了吧?还没来得及理清脑子里的那堆东西,只见寒光一闪,原本那华丽的轿子瞬间被劈成两半,只剩下下半截的底座摇摇晃晃地托着她的身子。这一刀的力道,足可见这刺客的厉害。叶卿压下不适感,稳住身子,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她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举着长刀的黑衣人在半空之中,手中的长刀直直地朝着她的面门而来。那长刀锋利无比,在阳光下闪烁着凛凛寒光。叶卿看着冲她而来的刀子,眼睛一眯,水媚的眸子里闪过杀意。跟她鬼医圣手比刀子,简直班门弄斧。下一刻,叶卿飞身而起,在那明晃晃的刀子落在自己身上之前,避开了那个黑衣刺客的攻击,宽大的袖子在空中一舞,划出美丽的弧度来。“太后!”其中的一个侍卫看见这危险的一幕,忍不住大声喊道。然而他这一喊也算坏事了。叶卿愣了一下,那闪身的姿势僵了僵,露出的空档正好给了刺客机会。下一刻,只听“刺啦”一声,那华美的长袍瞬间就缺了一个一大截。被大刀撕裂的袖子由于巨大的惯性直直地飞了出去,吧唧一声糊在其中一个目瞪口呆的太监的脸上。叶卿也不含糊,她急忙挥动另一只袖子,硬是让自己转了个身,穿着绣花鞋的纤足微微抬起,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叶卿用尽全力,对着刺客背部的大穴使劲地来了一脚。这气势十足的姿势瞬间就惊掉了一地的下巴,连那群忙着打斗的刺客喝侍卫,都在那一刻忘掉了自己的动作,满脑子都是叶卿此刻的英姿。手动将自己张得老大的下巴合上,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骗人了。这太后不是一向懦弱无能吗?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有气势了?或许那群只会混吃等死的太监不明白其中的门道,但是他们这群练家子却看得清楚。叶卿这一连串的动作,无论是闪身那一刻做出的精准判断,还是她接下来攻击时所攻击的地方。想要做到这些,没有十年以上的练习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真的是那个养在宫闱里的懦弱太后吗?叶卿这一脚用了全力,由于反作用,她落地的那一瞬间蹬蹬蹬地退了三步,叶卿急忙刹住脚步,警惕地看着面前那个黑衣人。

刚才她那一脚虽然出了全力,但是对那个刺客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该死的破身子,连她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