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2章见家长

白小姐一码: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作者: 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6 06:25:32 字数:2399 阅读进度:2401/2401

康琴心见过司家的长辈。

可今天的身份,实在不同寻常。

她和司雀舫的感情,总好像却了点什么,让她至今也没真实感。

她依照约定,在家里等司雀舫来接。

以往,司雀舫送她,都是到康家门口就停步了。

这次,他迈步进了庄园。

他今天穿着很正式白色短袖衬衫,深灰色西裤,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如果上衣口袋里别一朵花,他都可以去结婚了。

他进了康家的大门,在客厅里遇到了叶妩和康昱。

司雀舫连忙见礼招呼。

“康叔叔,婶母。”他如此道。

以前,他不是这样叫的。

现今不同往日,再过些日子,他要改口叫岳父岳母了。

司家的男孩子,都没得挑,个个是一表人才。特别是司家的双胞胎,继承了司行霈的好相貌,个子又高,就显得器宇不凡。

“雀舫,你坐。”叶妩招呼了他,让佣人上茶,“琴心还在楼上,你稍等片刻。”

佣人很快端了茶上来。

司雀舫接了,再次跟叶妩道谢。

“琴心她不懂事,你母亲是我的老师,会体谅她年纪小。”叶妩笑道,“你也别对她抱有太大希望,她到底只是个小孩子,你们多担待她。”

“婶母放心,我会的。”司雀舫在大人面前,并不摆他司家二少的架子,一五一十回答着叶妩的话。

康昱在旁边坐,没说什么,只是很含蓄点了点头。

康琴心下楼,他抬眸时,眼前一亮。

她今天把头发盘了起来,又梳了刘海,有种别样的端庄婉约,与她平时干练的模样迥然不同。

司雀舫站起身。

“爸爸,妈,我先过去了。”康琴心道。

司雀舫也跟康家二人道别。

上了汽车,他才低声对康琴心耳语“你今天真好看。”

康琴心“”

突然夸她,她要不要也夸回去,称赞他一声好看呢

她犹豫着,就见司雀舫勾住了她的下巴,趁她还没有反应,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下。

这真是

算了,不夸了

“你一定要这样吗”康琴心很害羞,人就不由自主要装腔拿调。

“好了好了,我不闹你。”司雀舫立马认错,“是因为你很好看,我有些忍不住了。”

他以前并不怎么夸她的。

这几天认识的他,和从前那么长时间认识的他,好像不是同一个人。

可康琴心不恼。

她更喜欢这样的司雀舫,因为他不装酷的时候,就像他姐姐说的,很爱玩很嘴碎,又有点磨人。

她顿时对他没有了距离感。

康琴心回眸看着他,问他“你以前,为什么总是装得很拽”

“没有啊,他们又不是我女朋友。”司雀舫如实道。

康琴心“”

原来这是女友的特权,女友才可以知道他真正的样子。

“你还想我跟从前一样待你”司雀舫问。

康琴心“不了吧。”

他们俩说着话,车子到了司家老宅。

宋和真没有随行,站在门口迎接,瞧见了车子过来,急忙先替司雀舫开了车门。

司雀舫下车,转到另一边,亲自替康琴心打开了车门,请她下车。

康琴心怀着三分忐忑,一路随司雀舫到了司家的客厅。

客厅里,首位端坐着一位老者。康琴心看得出他身材高大,哪怕上了年纪,后背也是笔挺,毫无弯腰驼背的迹象,一看就是铁骨铮铮的铁血汉子。

这应该是司家那位威名赫赫的督军司雀舫的祖父。

司督军旁边,则坐着温婉妇人,也是康琴心见过的,司雀舫的母亲顾轻舟。

司太太在南洋生活了几十年,不知怎么保养的,仍没有晒成南洋女子小麦色肌肤,肤白如雪,墨发如瀑,面相上看比她真实年纪要小,看着不像康琴心妈妈的老师,像她的妹妹。

康琴心的目光然后又落到了司雀舫父亲的身上。

司师座是所有人里,坐姿最随意的,表情也柔和舒缓,像是随意能调侃旁人几句的。

司雀舫果然是很像他,五官有七成的相似。

司师座的旁边,还有司雀舫的同胞哥哥司开阊。

他和司雀舫的面容就更像了,但康琴心又能一眼看得出不同,两个人的气质是天壤之别。

司开阊有种同他祖父如出一辙的严肃和板正,后脊笔直端坐,身上半分褶皱也无,好像该直的地方,他全是笔直的,不苟言笑。

哪怕司雀舫装得再努力,也没有他哥哥这种浑然天成的冷漠劲儿。

甚至,司琼枝和司玉藻也在。

众人不说话,都看着司雀舫。

司雀舫被这肃穆的架势吓了一跳,心想“他们搞什么”

然后,他硬着头皮,先向他祖父道,“祖父,这是琴心。”

祖父略微颔首。

“琴心,你叫祖父。”司雀舫拉着她的手,对她道。

康琴心很乖巧,叫了声祖父。

司督军冲她招招手。

“孩子,你过来。”司督军道。

康琴心上前几步。

司督军将一个红包递给了她“第一次正式见你,这个你收下。以后雀舫欺负你了,只管来告诉我。”

“多谢祖父。”康琴心道。

祖父说了话,司玉藻就活泼了起来。

“行了,大家的红包都给一下,然后就吃饭吧。搞得跟三堂会审似的,以后其他姑娘不敢嫁到我们家来了。”司玉藻说。

康琴心“”

不是,这么严肃的气氛之下,可以如此说话吗

她正在狐疑着,就听到了司师座的笑声。

“琴心大家都见过的,以前不是外人,今后更不是了。”司行霈说,“移步餐厅,吃饭吧。”

康琴心大大舒了口气。

她感觉这一关过得好简单啊,虽然气势上有点吓人。

司家还是很体谅她的。

她偷偷看了眼司雀舫。

司雀舫对着她挤眉弄眼,似乎很得意,更加不像他平时伪装的样子了。

“我的天,你真是连你哥哥的十分之一也学不了啊。”康琴心腹诽。

司家早早开了席。

饭桌上,顾轻舟和康琴心聊了很多,言外之意是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

就连沉默寡言的司开阊,也就银行前不久闹出的新闻,和康琴心聊了几句。

他们家的人,极力让康琴心感受到他们对她的欢迎。

“雀舫明天去拜会你父母,改日我约你爸妈,商量商量订婚的事。”顾轻舟道,“不算早吧我看你们俩谈了蛮久。”

康琴心“”

并没有谈很久,只是传了很久的绯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