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埋伏

白小姐一码: 异世之绝天神帝 作者: 阴间人 更新时间:2019-09-26 04:19:21 字数:6611 阅读进度:896/896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脏似乎都漏了一拍,不管是那些迦玛帝国站在城头的军民,还是圣灵帝国撤下来的士兵,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了那片激荡而起的烟尘之中,随着那震耳欲聋的脚步声的临近,每个人都看清了这些能带起如此恐怖烟尘的东西。

至少有三千道身影,尽管离得尚远,但一股滔天气势便是自那些身影之上激荡而出,这股气势,甚至比圣灵帝国拥有的,号称大陆三大强军之一的魔法师团还要恐怖,这一刻,所有身在城头之上的迦玛帝**民,身子都是不由得一颤,如此恐怖的杀气,不要说那些被临时征调过来的普通居民,就连迦玛帝国的正规军,此刻也是感到腿肚子发颤。

这三千人的出现,瞬间便震慑了整个战场,尽管在大战之前,圣灵帝国的这些士兵便被告知,如果听到声音便第一时间回撤,但就连很多圣灵帝国的士兵也不知道,此刻眼前出现的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就算是圣灵军中的那些兵油子,也为这三千道身影身上传来的血腥气所摄,都感觉浑身不舒服。

只见,这队恐怖的骑士,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暗红色的全身铠,厚重的铠甲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种诡异的血红色光芒,那些高大魁梧的身材,配上全身甲胄,看上去就仿若一道血色洪流。

不但如此,这三千道身影竟然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坐骑,这种坐骑甚至比普通的龙马兽身形还要庞大得多,这些魔兽的身上也是散发出一种暗红色的光芒,使得整个队伍更显几分血腥妖异。

普通人或许不认识,但在两**队之中,不少强者的双眸之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惮,这种魔兽他们虽然没真正交手过,但却是异常熟悉的存在,地龙,是的,这些看上去强大,而全身都披着妖异红甲的魔兽,自然就是地龙的一种,嗜血地龙兽。

这种地龙兽生性喜欢杀戮,并能施放一些土系魔法,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很不错的坐骑,只不过其体型太大,而且地龙类的魔兽,想进化成更高阶的存在十分困难,毕竟,其拥有一定的龙族血脉,而这种血脉上的缺陷,自然不是一般人靠普通手段可以弥补的。

不要说一般人,就算是一些七级以上的强者,想要帮一头地龙进化,都是千难万难的事,曾经也不是没有一些闻名大陆的强者,想要帮一些陪伴自己百年以上的地龙魔兽进化,单是进化需要的纯种巨龙的血液,就不是他们可以弄到的。虽然说龙谷里一定有龙,但不要说是七级,就算是八级强者,恐怕都是没有去龙谷抓龙放血的勇气。

不过,此刻这些地龙显然都是进化过的,可惜这些地龙的进化度并不高,其实力不过是六级左右,最强的要数此刻一头走在最前面的巨龙,这是一头真正的巨龙,拥有着巨大而先红得有些刺眼的龙翼,其高度足有十米,一身血红色的龙鳞分外扎眼。

此刻,这头巨龙之上正坐着一名中年人,中年人目光阴冷的看着迦玛城头,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那么淡然的看着城头之上,那密密麻麻的人海,而他们那眼神,就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他们是圣灵帝国最强悍的部队,甚至比之号称大路三大强军之一的魔法师团还要强大,他们是圣灵帝国最精锐的部队,精锐到每一名战士身上的装备就价值数万金币,所以,即便是凌迦也不舍得让这支部队出战。

但,此时此刻,凌迦又不得不派这些人出战,否则的话,三个精锐军团的损失将无法计算,凌迦不能容忍这种损失,所以这传说中的地龙军团终于登场了。

看到这支部队登场,所有站在迦玛城头之上的人,心底都是浮现出了一抹绝望,是的,他们绝望了,彻底的绝望了,面对那些骑着魔兽的恐怖战士,不要说那些临时被赶上城头的普通民众,就连那些迦玛帝国的正规军,都提不起一丝勇气与之战斗。

“呜……”

一阵悲壮的战歌之声回荡在漆黑的夜空,这是黑夜之中最黑暗的一刻,也是黎明前最后的一抹死寂,只不过,有些人注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咔!”

所有骑在地龙身上的骑士一齐放下了头盔上的护面,这一刻,那一道道锐利的目光也被遮挡在护面之后,这一瞬间,整个地龙军团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此时此刻,整个战场似乎都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除了人的呼吸声以外,就只能听见那些依旧在烧着的火焰,发出“嗞嗞”的声音。

“进攻!”凌迦大帝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一刻,原本已经陷入死寂的战场,再次沸腾了起来,圣灵帝国的军人如潮水一般,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退了下来,而迦玛城头上站着的,不管是那些普通居民,还是正规军都出现了逃亡。

谁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逃的,但这种情况却产生了可怕的连锁反应,无以计数的守城者自马道跑下,更有不少人在拥挤之中被踩死,被挤下城头摔死,惨叫声,叫骂声,嘶吼声,悲鸣声……无以计数的声音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响起,好一片混乱的景象。

不过,这也正是战争,不管你是谁,都无法预测到战局下一秒的走向。

“回来!快回来守城!”城头之上,一名挥舞着雪亮长剑的副官在那叫嚷着,可惜,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虽然他那把雪亮的长剑异常吓人,但有了城外,那些已经极速靠近实力恐怖的魔兽骑士对他们生命的威胁,这副官已经无法扭转事态的发展。

看到这副景象,那副官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此刻的场面不要说他,就算是巴德罗斯大帝亲临,恐怕也无法再次收拢这些已经被吓破胆的人,想到此处这副官倒也是光棍,把身上的军装一撕,旋即加入了逃跑的队伍之中。

当然,如这副官这般做的,并非只有他一个,不少迦玛帝国的中层军官,都是选择了和他一样的做法,他们虽然是迦玛帝国的军人,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父母。

如果说刚才,他们浴血奋战是为了自己的使命,自己作为一个军人的信仰的话,此刻,他们继续战斗,就只能说是为了一个注定要灭亡的帝国,而螳臂当车了,此刻,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清楚,就算是他们全部战死,也无法改变什么了。

战斗的胜败往往不取决于一方所展现出来的气势,而是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当地龙军团出现的那一刻,胜利的天平已经彻底倒向了圣灵帝国那一边。

“不许退!都他妈的给我回去!你们是帝国的军人,是帝国的子民,不能退!”见到越来越多的士兵和军民纷纷朝城下跑去,每面城头的最高指挥者都喊出了同样的话。

可惜,别说是喊,就算是这些高级将领们下令,命令执法队杀死一切敢于逃跑的人,都无法阻止这些人逃跑。

“将军,守不住了,我们保护您离开吧!”站在这名将领身旁,一名提着血色长刀急道,只见他手中提着的那把长刀之上,尽是鲜红色的血液,这些血液顺着刀锋滴落,把他脚下的城墙都染成了血红色,可悲的是,这些血迹并非杀那圣灵帝国的军人留下的,而是那些逃跑的那些守城者的鲜血。

“轰隆隆……”

那震天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仿佛迦玛城的城墙都在跟着大地一起颤抖,逃跑的人越来越多,不少执法队的成员也开始加入了逃跑的人潮之中。

在这一刻,不管是迦玛帝国的军人,还是那些被临时赶上城头的居民,都清醒了,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骑着魔兽的战士,是不可战胜的,是瞬间便可以绞碎他们**的洪流,那原本激荡在迦玛城上空的战魂,也在这一刻彻底消散。

“唉……”西城头之上,那位身穿戎装的西城最高统帅长叹了一声,此刻的局面已经不是他可以控制得了的,或者说,面对那些如鲜血铸就而成红得妖异的魔兽骑士,连他这个不知道上过多少次战场的人的心都在颤抖。

他实在无法想象,圣灵帝国不但拥有魔法师团,这样位列大陆三大强军之一的军队,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魔兽军团,这位迦玛帝国最忠诚的守卫者,巴德罗斯大帝最坚定的拥护者,心中有的只是苦涩。

在这场战斗之前,没人会想到这场本应惊心动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大战,最后会演变成这般结局,更不会有人想到,那个已经上千年没有发动战争的国家,竟然

南宫三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前方,挥了挥手,在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人顿时停下了脚步。作为南宫家族中实力最强者,南宫三不仅有着强大的实力,同时他也是南宫家主,也就是他的大哥南宫震的智囊,可惜,作为拜兽神教的王牌杀手之一,那场毁灭了整个南宫家族的战斗,南宫三并没有在场。

其实很多人,包括南宫家族与星族的人都没想到,凌迦大帝会把迦玛行省赏赐给景辰,这个根本没在战斗之中出现过的人,而让他们更没想到的是,景辰的手段竟然如此老辣,上任的第一天,就拿两家开刀。

当然,在所有人都关注着景辰的动向之时,没人想到,景辰手中竟然会有那么多七级附魔傀儡,这点也证明了,不管是南宫家,还是星族,他们从一开始就轻视了景辰,以及景辰手中的实力,两者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代价,也就成了必然的结果。

此时,在南宫三背后,一共有整整两百人的拜兽神教刺客,这些刺客完全隶属于拜兽神教,这次的行动的内容,也是拜兽神教之中那位与南宫三关系密切的圣女,在几天前告诉南宫三的,狙击大地巨人族与风暴矮人族。

神教内部传给南宫三的命令,仅仅是狙击而已,尽可能的杀灭对方的有生力量,而非硬拼。现在,跟在南宫三身后的这些刺客,都是南宫三这些年来亲手培养起来的,可以说是他的嫡系部队,在整个拜兽神教的刺杀者之中,都能算得上精锐的存在。

虽然神教内部的命令不让他强攻,但南宫三却有信心打一个漂亮仗,这样也可以给自己那已经破碎的家族势力,争得一丝生机,南宫家族确实是破碎,而非灭亡,至少南宫春雪以及一些小字辈的南宫家族成员目前还活着,这也算是南宫震聪明的地方,在圣灵帝国与迦玛帝国大战开始之时,他就把南宫春雪等人送去了月蕾城。

不停的有斥候回来,汇报那些大地巨人与风暴矮人的位置,南宫三深信自己可以把这几千人全部留在这里,因为在这支队伍必经之地上,他早有准备。

“阿三,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如果失败,你这些嫡系恐怕都得扔在这里,到时候……”一名站在南宫三身旁的中年男人问道,这男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给人的感觉他脸上的那些皮肤都是死的一般。

“大人,只要你的毒没有问题,我绝对可以把那些大块头和矮子留在这里,我相信他们的实力。”说着南宫三瞥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人,仿佛感受到了南宫三的目光,这些黑衣人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杀气,这股杀气绝对是那些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对决才能产生的杀气。

中年人眼底也是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脸上挂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这个你放心,我们飘香的毒就算是宗师级强者中了也要去死,何况是这些实力大多停留在五、六级的巨人与矮子。”话音落下这中年人用手摸了摸下颚上的胡须,那几根被他摸过的胡须瞬间变得枯黄了起来,不多时便被风吹得飞散而去。

对于这一幕,站在中年人身旁的南宫三眼神一凝,他可是知道这个站在他身旁的中年人的可怕之处,这中年人不但极其擅长用毒,而且浑身都是毒,特别是他的这双手,不管战斗与否,这上面的毒就连他这个七级巅峰的人碰了,恐怕都是有死无活的下场。

就在南宫三与那中年男人安静的站着之时,一名斥候急匆匆的来到两人面前,道,“报告两位大人,刚才有一只银色的飞行魔兽落在了那队伍之中,从那飞行魔兽的身上下来了两个人。”说着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块记忆水晶,递到了南宫三手上。

这种记忆水晶是大陆上比较常见的东西,主要用于记录一些简单的画面,没有声音,但图像却是比较清晰的。接过手下递过来的记忆水晶,南宫三掌中射出一股斗气,斗气瞬间包裹住这块记忆水晶,不多时两个人便出现在了记忆水晶所展现的画面里。

“景辰?!”看到其中一个人的面孔,南宫三的瞳孔猛的一缩,他实在没想到,竟然能让自己在这里遇见这个毁了自己家族的仇人,此刻,南宫三的牙齿咬的“咯嘣嘣”直响,这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这个少年就是景辰?那个迦玛行省的新任领主,圣灵帝国的三皇子?”中年人略带疑惑的目光,顺着南宫三的眼神落在记忆水晶画面之中,那少年人的身上,虽然此刻透过这记忆水晶,他看不出景辰的实力,但关于景辰的事,他也是听过不少的。

“对,就是他!”南宫三恶狠狠的说道,他现在恨不得冲过去把景辰生撕活剥了,但那残留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不能冲动,现在的南宫家只剩下他这么一个支柱,如果他死了,仅仅剩一批小字辈的南宫家就彻底完了。

“阿三,不是我说你,越是面对这种对手的时候,你越是得冷静,而且是拿出比平时多一倍,甚至更多的冷静,否则的话,你们南宫家就彻底完了。”中年男人缓缓说道,他的话虽然说得很淡然,却不亚于在南宫三的心头轰然一击,原本还有些头脑发热的南宫三,此刻倒是彻底冷静了下来。

南宫三打开手中的兽皮地图仔细看了看,狞笑道,“今天正好,把他们一起收拾了。”虽然此刻的南宫三身上杀气腾腾,但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股冲动,这一刻,那中年人的目光瞥了南宫三一眼,眼底也是闪过了一抹忌惮,冲动的南宫三并不可怕,而冷静下来的南宫三,才是一个真正可怕的存在,一个为杀戮而生的杀手。

脸上再次挂起一个僵硬的笑容,中年人道,“那我就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咯?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在这陪你吹夜风了。”说着一道黑雾席卷而至,那中年人的整个身形都被黑雾笼罩在内,不多时,当那黑雾散去的时候,中年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到那中年人这诡异的离开方式,南宫三的眼神也不禁一凝,他一直不知道,这中年人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不过,单是看那中年人施毒的手段,南宫三敢肯定,即使是自己,也无法在那种恐怖的毒阵之中生还,如此一来,南宫三对于这中年人便更加忌惮了。

不过总的来说,这中年人还是不错的,至少他按照自己的要求,加强了那些毒药的效力,似乎还对自己这次伏击和家族的事,都颇为热心,虽然南宫三敢肯定包括自己在内,南宫家族与这中年人都没有什么往来,但有如此高手提携,总是好的。

摇了摇头,把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甩出脑海,南宫三声音低沉的道,“各单位准备,分成十个小队,一会儿准备包抄过去,切记,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毒阵之内,如果有那两族的人冲出毒阵,第一时间格杀。”

不愧是拜兽神教刺客之中的精锐,南宫三命令刚一出口,身后那二百名刺客便动了起来,十队刺客,每二十人为一队,在一名实力略强的刺客带领下,迅速朝着计划之中的位置潜行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南宫三的视线之内。

这些刺客在潜行状态的速度与普通刺客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刺客在潜行时移动的速度也很快,甚至比一些不以速度见长的职业全速移动还要快,要知道,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普通的刺客不潜行或许可以健步如飞,但潜行的话,比之普通人快走的速度快不了多少,根本不可能与身负斗气的人全速移动相比。

看着自己那些手下消失在视线之内,南宫三并没有马上离开,头微微上扬,他的目光看向已经渐渐变得昏暗的天空,口中喃喃道,“父亲,哥哥,你们在天上祝福我吧,我会亲手杀了景辰,为你们报仇的!”话音落下南宫三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这种恐怖的速度,比之当初他在巨兽故都追景辰的时候,又要快了不少。

自从得到了安东带回来的消息之后,大地巨人族与风暴矮人族的迁徙队伍行进速度快了不少,当初走得慢,是为了尽可能的储备更多的魔兽肉,那样即使离开了魔兽山脉,也可以拥有大量的食物,来缓解口粮方面的压力。

事实证明,景辰当初猜的不错,这两族没有太多储备粮的原因,正是在冬季之后,就可以组织人员去山中打猎,用猎杀来的魔兽肉充当口粮。

当然,现在关于口粮方面的担心显然是没有必要的了,景辰已经答应,将会为两族提供足以满足他们食用,甚至是酿酒所需要的粮食,这也让那些嗜酒如命的大地巨人与风暴矮人更加卖力的赶路,以期能尽早的感到景辰的领地迦玛行省。

“老大,前面似乎有点奇怪。”停在景辰肩头之上的银翼龙枭突然开口道。

闻言,景辰微微一愣,魔兽对危险的感知一向要比人类,甚至是其他智慧种族都强大,既然银翼龙枭说这地方有些奇怪,那这里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想到此处,景辰扭头对安东的叔叔,安纳道,“我这个魔兽伙伴说这里似乎有什么危险,先让大队休息一下吧。”

听到景辰的话,安纳也是一愣,旋即眉头微皱的摆了摆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下,之后他便开始仔细打量起面前的这片地域,打量了半晌之后,安纳有些疑惑的道,“确实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么一大片地方,不应该没有任何魔兽的气息,但在我的感知内,却感受不到任何魔兽气息,甚至地下都没有。”

显然,景辰也是发现了这片区域的异样,他那强大到恐怖的感知瞬间放出,把周围进两千米的范围都是笼罩在了其中。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