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嘶溜——”

白小姐一码: 这种崩坏穿越是出bug了吧 作者: 昊北聆 更新时间:2019-09-26 06:23:03 字数:2632 阅读进度:243/243

战争结束得很快。

至少超出了青年皇帝的预料。

但这也让他感到恐惧。

他想到了那个传教士临死前的疯言疯语。

也召见了一些参加战役的士兵,听闻了火器在战场上碾压般的优势。

同样,也知道了超凡间的对撞。

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在朝堂之上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放任那名逆臣离去时的无力,和最后在朝堂上那可笑的怒吼。

父亲当时的无力感很清晰地印在他的记忆之中,那超凡者飘然离去的背影也同样如此。

还有王法吗

不论是父亲,还是自己,都被那堂而皇之的离去所触怒,可父亲终究为了家国大业忍了下来。

可自己呢

自己的孩子呢

倘若再让那超凡者的徒弟进入朝堂,是不是还会再来一次“换帝”

自己的子孙,还有没有可能像父亲一样,能够重回龙椅

越想,越是心惊。

皇帝这个位置,并不好做,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大多都有一点被害妄想症。

毕竟有太多的人窥视着这个位置。

也许那两个超凡者真想他们所说的那样,绝不会干预朝政,但不代表不会有人利用他们,哪怕是利用他们的弟子。

一个于益就能将一个景泰搅得天翻地覆,那么再来一个又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呢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第一次感觉到这台龙椅的脆弱,哪怕此时此刻他高高在上。

他摊开手,手里是那个传教士被拖出去前丢在他脚下的书本,他看不懂上面的字,但更让他惊奇的,是这本书。

这本半白的书。

就像是一本未写完的日记。

而在紧邻着字迹的最后,空白的纸业上重新出现了一行字。

一点一点,组成了一句话

“你好。”

“你好”

“对,就这么读,嘴再瘪一些,舌头抵住下牙,再来一遍。”

听着脑海里响起的声音,看着面前这个苍老的女子,卡莲照着她的动作,又说了一次

“你,好。”

“嗯说得很不错啊”

手里举着师娘的火羽,在心中默念着夸奖的话语,随后,于益就看到面前的修女扬起了被夸奖后天真的笑容。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傻,但这种傻并不是智商上的,而是类似于“缺根筋”这方面,在待人接物方面有一种过于天真的傻气。

不过于益并不怎么在意这种天真,相反,她还有些欣喜。

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纯洁的孩子了。

只不过

她看向了旁边那个看上去有些拘谨的金发青年。

看上去很儒雅,但实际上却给人一种面对狡狐的观感。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来到这里后,金发青年那双翠绿的狐眸总是在四下张望着,墙外的路,窗边的撑脚,门边的锄头,书案上的笔墨砚台,以及自己的咽喉。

这个青年很危险,哪怕他现在看起来很老实。

“您好,这位尊敬的夫人。”

火羽微微亮起,脑海内响起了这样的声音,听上去很儒雅,但却带着一种算计感在里面。

也许是于益多心了,可她确实不怎么喜欢这个狡诈的青年。

“请问,这是什么为什么可以让我们完成心灵对话”

他的手指向那枚火羽。

羽渡尘,师娘的法宝,可以完成人与人之间的心灵对话,哪怕语言不通也不要紧,意识的交流不像言语交流那般麻烦,作为一种教书工具也是极好的。

不过于益并不打算告诉这个青年,谁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悄悄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后厨响起了师父的声音,知道这两位听不懂,便丢下了这一句作为结束

“该吃午饭了。”

轻飘飘地在他们脑海中丢下这一句,便站起身,先行离开了。

只留下卡莲和奥托坐在原位,面面相觑。

或者应该说是卡莲直勾勾地盯着奥托。

“卡卡莲”

“奥托。”

面前那双湛蓝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我饿了。”

“唉可是,可是这里的饭菜应该不”

“合”

“唉”

奥托叹了口气,由衷地感慨着少女那近乎于特异功能般的天然。

“走吧,我们去尝尝明帝国的料理吧。”

“嘿嘿奥托你果然是个大好人”

听到这句话,卡莲笑得无比傻气,忙赶上于益的步伐,大呼小叫着,似乎完全忘记了语言不通的问题。

当然,她那副样子就算不用说话,也足够能让人体会到她对于食物的期待了吧。

奥托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她能换个称呼方式。

他慢悠悠地走出了这间屋子,山林间的空气让他感觉神清气爽,至少比故土那糟糕的卫生条件要好得多。

但即使如此,他的大脑依旧在思考着。

为什么

奥托很清楚自己和卡莲的身份,尽管那两位仙人没有将他们交由这个国家的掌权者处置,也隐瞒了他们的行踪,他难以理解这么做的意义。

不论是从情报获取还是作为人质,交由政府来进行关押拷问更有价值,又为何要将他们带到这里呢

无法理解,难以判断。

对此,奥托对于即将在这个国家吃的第一碗饭抱着十二万分的警惕。

他从来不介意用最恶意的角度来评判未知的可能性,因为他相信人类为了利益可以突破一切下限。

哪怕是仙人,也应该不会例外。

这顿饭,想必异常凶险

他提高了警惕,掀开了门帘,忽然顿住了脚步。

唾液,开始分泌,原本以为早已剔除的“暴食”罪欲苏醒,挑动着他的味蕾和喉舌。

这是

“哦小伙子来啦”

面前,是那个披着天青外袍的疤面少年,他直递过来一个大海碗,里面是鲜亮的面条,满满的一碗

在桌子旁,卡莲费劲地把两只小木棍握在手里,将足有两根手指宽的面条叉起来,团团好,塞进嘴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发出了幸福的声音,脸颊上带上了一阵潮红,嘴角一大片酱红,然后随手抹在衣袖上,天命最为名贵的圣女袍子就此成为了擦嘴布。

“来来来,坐坐坐,尝尝看前几天在京城买了的洋果,叫西红柿来着做臊子可好吃了”

那副一人镇军的恐怖丝毫不在,好像一个热情的厨子,迫不及待地等着客人的好评。

冷静奥托你要冷静

坐在椅子上,握着两根小木棍,奥托拼命告诫着自己打起警惕心。

不过是吃的而已作为阿波卡利斯家族的子嗣,什么美食没有吃过

不过就是一碗面而已,怎么可能

望着碗中西红柿的鲜红,鸡蛋的亮黄,葱末的翠绿,青菜的亮绿,还有肉糜那诱人的酱红。

“”

嘶溜

嘶溜嘶溜嘶溜吸

“香不”

捧着碗,奥托沉浸在异国的美味中,忙不迭地点头。

多可怜的娃啊

即墨看着这个青年狼吞虎咽的样子,心中感慨。

瞧瘦成这排骨样子,看来从小就没好好吃过饭。

然后手里剥了瓣蒜,塞进嘴里。

咔哧。

嘶溜